中国政府包机从新加坡接回147名湖北籍旅客
来源:中国政府包机从新加坡接回147名湖北籍旅客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0:39:26


值得注意的是,在本周三(3月25日)英国议会下议院的首相质询时间,阿利斯特·杰克与英国首相鲍里斯·约翰逊和卫生大臣马修·汉考克坐在议事厅前排同一条长凳上。3月26日,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,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我的房间外面是城市的主干道,回来当晚,看着熟悉的夜景,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变得分外冷清。亲眼看到国家采取的一切防疫措施,以及国内确诊人数逐渐降低,我越来越觉得,祖国真的是我们强大的后盾。

德国媒体的宣传,让许多当地人不但不重视疫情的严重性,反而对于戴口罩的亚洲人都产生了歧视心理。我一个越南同学的父母在当地开亚洲餐厅,由于部分欧洲人对亚洲人的歧视,餐厅的生意也变差了许多。

法兰克福火车站人来人往,没有人戴口罩

据台湾“中央社”报道,张百达在今天的座谈会上表示,民进党当局应该正式宣告,全面停止“武汉肺炎”使用方式,对中国大陆释出善意,也展现台湾的文明。他说,台湾若一直使用“武汉肺炎”这个名称,可能会让外界认为民进党当局充满敌意,不可能单靠大陆委员会表达善意,言词上的修饰和转变,在不影响疫情沟通的情况下,应该改善。

世界卫生组织(WHO)总干事谭德塞曾于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宣布,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“COVID-19”。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2月12日却表示不愿意改名,声称为方便民众理解,仍简称为“武汉肺炎”,还建议媒体报道时采用这个称呼。台“卫福部长”陈时中还曾挑衅称,“如果叫中国肺炎不是更糟糕吗?”

△英国保守党内阁成员、苏格兰事务大臣阿利斯特·杰克

回到酒店,我开始了为期14天的隔离。医生在我的房间里备好了一个医用外科口罩、矿泉水和水银温度计。隔离人员与医护人员有统一的微信群,每天在群里登记两次体温,三餐都由医生护士送到房间门口。

终于到了回国的日子。提前一天准备好各种防护用品,当地时间3月10日6点,我早早地出了门,坐火车去法兰克福机场。为避免路上被感染,我戴好护目镜、N95口罩,并用围巾和帽子把头包裹得严严实实,防止被歧视。尽管如此,还是会收到一些惊讶的目光。